照片里的旧时光

厦门网 2013-03-04 08:44

 

   袁洁
   奶奶快90岁了,基本上走不了太多路,只能日日待在家里。姑姑找来很多家庭照片给她,一摞摞堆在床边,白日里便可以看。
   那天去探望奶奶,我也翻看那些照片。许多小时候的照片,有一些时刻,本是忘了的,在这些老照片里又复活起来。这祖孙合影便是其中一张(上图)。
   华侨博物院好像自我记事起就一直是那副模样:高大笔直的棕榈、姹紫嫣红的鲜花,许多大圆弧形石阶,以及石阶后面白墙绿瓦“西装斗笠”式嘉庚建筑。它漂亮,又离家近,自然成为我们家庭聚会拍照的首选。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,现在想起来好像格外美好,空气清新,天空瓦蓝,不会堵车……重要的是,奶奶还健康,而我,还未领略人世的复杂和生之艰涩。
   当时相机尚未普及,只二姑家有一台,家庭聚会时带来,大人们吃饱喝足后就会在那样一个暖洋洋的午后伸伸懒腰说:“走,去博物院照相!”于是,在一旁百无聊赖玩棋子儿的小孩们便欢呼雀跃起来。其实照不照相倒在其次,尤其是堂弟(右一),印象中是超不爱照相的,而我(左二),到底也不是特别臭美的丫头,对我们来说,照相最吸引人之处在于能到户外去,华侨博物院有宽阔平整的绿色草坪、合住手臂才刚刚能围起来的大树,一盆一盆排得整整齐齐错落有致的花儿,还有漂亮的长尾鸟蹦蹦跳跳倏地展翅飞起逗得我们哈哈大笑……至于陈嘉庚、华侨,以及什么博物院我们当时是不懂的。就是在那个宽阔的大院里,陆陆续续留下了许多家庭照片,沉淀了许多回忆,我的8岁、9岁、10岁、12岁……对奶奶来说,则是68岁、69岁、70岁、72岁……那些旧时光仿佛在照片里叮叮咚咚地响着,如玻璃弹珠落在花岗岩地面上,跳一跳,滚一滚,时间便倏忽过去了。
   如今奶奶快90岁了,她已经渐渐走不动了,却依然洞见清明。她的床边及周围堆了大包小包的东西,都是伸手就能拿到的,她记得哪一件在哪一包里,总能窸窸窣窣地找出来,如同她能把过往的事如数家珍地叙述出来。关于这张20年前的照片,她也能指指点点地说出很多。那些当年活泼可爱的孙儿,成家的立业的,好像都离得很近,近到如同伸手就可以拿下来的一包——可是,那伸手能拿下的,却终究只有照片和记忆而已。
   我的奶奶快90岁了,我们商定,春节要照一张全家福。

[责任编辑:陈丽密    来源:厦门日报 ]

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