廿八都:枫溪锁钥 鸡鸣三省

厦门网 2016-12-06 16:02

  ■廿八都古镇全景

  ■枫溪老街

  ■跑旱船

  ■珠坡桥

  ■文昌宫

  ■密码电台

  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廿八都,地处浙闽赣三省交界处,距离浙江省江山市区70公里,有1000多年历史,素有“枫溪锁钥”之称。古镇恢弘精致的古建筑群被专家誉为“文化飞地”,比作“一个遗落在大山里的梦”。奇特的不仅是其“八闽咽喉”的险要地理位置,更有偏僻群山深处“方言王国”、“百姓古镇”的名号,而且这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里,还有一个曾经绝密的军统培训基地。

  文/图 朱秀坤

  屯兵将士成就“方言王国”

  “都”是旧时介于镇与村之间的一种行政区划。北宋年间,江山县设都44个,此地排名第28即廿八因而得名。这是浙江最西南端,鸡鸣三省的一个古镇。

  与户藏烟浦、家具画船的江南水乡不同,同在江南,廿八都却是别样的风情甚至有几分另类和独特。它藏身高山深谷之中,四方关隘拱立,本是养在深闺的小家碧玉,自从唐末黄巢起义军披荆斩棘七百里,开辟出直通福建的仙霞古道,此处便成了京都通往福建沿海的唯一陆上通道、历代屯兵扎营之所、兵家必争之地。到了明清时代,逐渐演变为商旅要道,从江浙水路运来的布匹、丝绸、日用百货要从廿八都转运陆路,由挑夫挑往闽、赣,反之,从闽赣运来的土特产也要经过这里,再由船舶运往苏杭沪宁各地。廿八都作为物流中心、一个必经的交通枢纽,遂由一个边地小镇成为繁华商埠。一个深山小镇,熙来攘往,热闹了数百年。

  镇上的住户,除了驻军、屯兵,就是移民、商贾,居民构成比较复杂,不是惯常见到的一镇一姓或由几个宗族大姓组成可比的。镇上居民至今保留着各自的方言,并未因时空的转变而有太大的衍变,方圆67平方公里的古镇,800余户3000余人口,竟有13种截然不同的方言、142种姓氏,要不怎么说廿八都是“百姓古镇”、“方言王国”呢?有意思的,他们还有官话,即不同方言之间的交流普通话, 一点没有障碍。即使我一个外乡人,也能与他们轻松交流。烟雨中,古宅内,一位满面慈祥的老奶奶,一张口,竟问“客官从哪里来”,语调中含有几分京腔韵味,那份热情与悠悠古意,马上让人进入一种旧时客栈的情境之中,不禁和老人聊起古镇的过往与轶事。

  精美建筑纷呈各地特色

  既在江南,当然少不了水。一条蜿蜒曲折的枫溪时宽时窄地流进古镇,溪上架了珠坡桥、东升桥、古景桥、枫溪桥和水安桥。座座古桥造型各异,将古镇东西连接,更添几分柔媚。老街沿着枫溪铺开,街上房高院大的建筑群,包括有36幢民居,11幢公共建筑,黛瓦飞甍,勾心斗角,精雕细琢,犬牙交错。居民们便在各自的家门前、小院里,晴耕雨读,代代繁衍。不知听到异地的口音,他们是否会泛起心底的乡愁,因为他们的祖上也是从五湖四海流散到古镇的啊。

  镇上的建筑,风格并不一致,无论是作为物用的民宅,还是象征精神需求的寺庙与殿阁,都有着浓郁的乡土气息,包括了浙式的屋脊、赣式的檐椽、闽式的土墙、徽式的马头墙,流派纷呈,很是惹眼。

  最富特色的是家家户户的门楣。多为楼阁式,覆有黛瓦,檐角起翘,由梁、枋、檐、望板和垂帘虚柱构成四柱三楼式,精雕细刻,美不胜收。特别是斜撑,装饰之精美,技法之纯熟,较之东阳木雕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这木制的门楣和江南其他地区的砖雕门楼截然不同,家家比赛似的刻意讲究,争奇斗艳。

  富商巨贾偏重文化教育

  在廿八都旅行,文昌宫是必到之处。清代时,文昌宫曾是镇上几个大户人家的私塾。要说廿八都的发达,其实是靠了古道经商致富,但富裕起来的人们,目光则始终盯紧了京城,巴望着子孙后代学而优则仕,走出大山,踏入朝堂。因此,虽然他们身为富商,偏重的还是文化教育,于是建出只有县城才修的文昌宫。

  就建筑的宏伟、堂皇和精致而言,文昌宫在古镇数第一。它采用了当时只有官方才能建造的三进三层、重檐翘角的建筑结构,气势非凡,梁、枋、檩、藻井上画满了精工细描的彩绘。历经几百年斗转星移,这些彩绘竟然清艳无损,且色彩鲜艳,形象逼真。整个文昌宫占地1600平方米,集建筑、绘画、雕刻等造型艺术于一体,称其为“深山里的艺术殿堂”也不为过。

  秘密基地令人心惊胆寒

  戴笠秘宅从外观看去,不过是镇上稍讲究一点的民宅。但到了院里,却有种神秘与阴森气息袭来。这才明白原是国民党大特务头子戴笠培养特工人员的地方。屋子里可以见到各项严格的纪律教条,和一些漂亮的女特工的照片,以及影视片里见过的刑具,镣铐、烙铁、老虎凳等。谁不听话了,想不干了,或者露出了蛛丝马迹,马上就要受到严刑拷打,上老虎凳、灌辣椒水,想想都让人心惊胆寒。秘宅里有许多暗道,更让人感觉神秘。直至走出秘宅,重又见到古镇明朗的天空,才心中呼出一口浊气,轻松起来。

  放慢脚步,走在廿八都古镇闲适悠长的老街上,放眼不远处灰蒙蒙的群山,心里明白,是大山里的古道成就了廿八都最初的繁华,也是大山的偏僻阻碍了廿八都后来的发展,但最终又是大山的闭塞保护了廿八都、保护了古镇上流派纷呈的古典建筑、保护居民们使用的迥然不同的多种方言、保护了大山深处的边地文化和人文风景。有人说,“廿八都是独一无二的古镇,是中国的独生子,应该坚持自己的个性和特色,保护自己的魂”,想想是有几分道理。

[责任编辑:黄龙腾    来源:厦门晚报 ]

相关阅读: